记者手记:一口水井说悲喜

2020年05月28日 3:43:10

新华社兰州9月22日电题:记者手记:一口水井说悲喜
汽车沿着人迹罕至的荒漠小道,一头扎进大片芦苇荡。芦苇深处有一条小溪,沿着小溪溯源,居然是荒漠里的一处汩汩出水的泉眼。
民勤绿洲位于石羊河的下游,石羊河是发源于祁连山的一条内陆河。被祁连山融水滋养,下游的绿洲和荒漠低洼处形成泉眼,这并不奇怪。这算什么“奇观”呢?
“这并不是泉,是一口老井,关了12年的老井出水,民勤人可乐坏啦!”民勤县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赵兵彦说。记者手记:一口水井说悲喜 由于石羊河流域水资源过度开发,河流进入民勤的径流量从上世纪50年代的5.42亿方锐减到2005年的0.61亿方,导致民勤地下水水位快速下降,森林覆盖率持续减少,腾格里和巴丹吉林两大沙漠在民勤呈“握手”之势,一度引发严重的生态危机。
2007年“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”开始实施,重点是关井压田、调整农业结构。黄案滩是全县实施关井压田最大的区域,民勤全县关井3018眼,压减配水面积44.18万亩,黄案滩就关闭机井275眼,压减配水面积3.8万亩。
在民勤西线最大的风沙口老虎口,记者看到成片的梭梭林在沙漠中铺展开。肉眼看不见的,是嫁接在梭梭树根上的名贵药材肉苁蓉。记者手记:一口水井说悲喜 用这些办法,民勤人经过十几年努力,硬是把“水文章”做出了大成绩。民勤县的森林覆盖率由上世纪50年代的3%提高到17.91%。当年关闭的机井中,有7眼自流成泉,井水周围或是大片芦苇,或是高大的沙枣树,这成了民勤人炫耀的“成绩单”。

相关推荐

最新发布

网友热搜


文化|资讯|娱乐|教育|时尚
风水|神马|便民|社保|户口